光影世界 我说给你听

到电影院里看上一场电影,用眼睛去享受影片中的视觉效果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是件在平常不过的事儿。但对于有视觉障碍的人群来说,他们只能靠耳朵...

  到电影院里看上一场电影,用眼睛去享受影片中的视觉效果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是件在平常不过的事儿。但对于有视觉障碍的人群来说,他们只能靠耳朵去听,无法看到屏幕上色彩斑斓的画面。为了让视障人群能够和常人一样,完整地品味影片中的精彩,市图书馆开设了“心视觉”影院。在这里播放的每部影片,都是经过口述员生动耐心的讲解,将光影世界中跌宕起伏,悲喜交加的人生百态呈现给视障者,让他们拥有一个更加缤纷多彩的内心世界,补充视障者因为视力的障碍所导致的视觉信息缺失。那么,口述员又是如何对影片进行“二次创作”呢?

 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电影,口述电影是专门为视障人士“二次创作”的电影,通过重新剪辑增加大量配音解说,让视力障碍者更清晰地了解整部电影的内容。日前,记者走进了长春大学图书馆,与长春大学的视障学子共同收获了一场听得见的“光影之旅”,火爆银幕的科幻影片《流浪地球》经过口述员的讲述,将影片中的视觉信息身临其境的传递给大家。这也是市图书馆“心视觉”影院走进长大的第二场电影。

  “这可是同学们点出来的影片,我们一定要满足孩子们的心愿。”当天18时,市图书馆书刊流通部视障人士阅览室馆员苗林、范崔岩早早抵达长春大学图书馆,开始了布置现场、测试设备等各项准备工作,活动中将要所讲述的电影《流浪地球》于2019年2月上映,被影迷誉为“中国科幻电影的里程碑”。故事设定在2075年,讲述了太阳即将毁灭,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,而面对绝境,人类将开启“流浪地球”计划,试图带着地球一起逃离太阳系,寻找人类新家园。“要想把一部影片像讲故事一样生动地讲述下来,需要口述员做足功课,对于每部影片,都会撰写几万字的讲解手稿。”范崔岩说,“这部电影相比较以前我写过的讲述内容,还是很有难度的。创作之前利用了5天左右的时间,对影片中相关素材进行了搜集,由于这部电影涉及很多科技信息和专业术语,要让大家听得明白,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,这部电影的讲述内容前后修改了多次,共写了1万多字。”

  “欢迎大家来到‘心视觉’影院,今天将为大家献上《流浪地球》口述版……”一张桌子、一台电脑、一架话筒,在观众席的左前方,范崔岩一边低头看着讲稿,随着电影播放的进程娓娓道来,准确适当的旁白,时而还会根据观影情绪而变化语调。座椅上100多位视障观众,更准确来说,他们是听众。前方的投影幕布,比真正的电影院银幕要小很多,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大家欣赏影片的热情。同学们沉浸在剧情中,有的窃窃私语谈论几句,有的会因为个别场景发出惊叹声,令大家真正仅靠听就明白一场电影。“没想到这次范老师真的兑现承诺,给我们讲了这部电影,太精彩了!”今年刚上大一的小罗(化名)是一个科幻迷,过年期间他在听新闻时听说了《流浪地球》创造了中国科幻电影的票房新高,“这部影片让我觉得很过瘾,今后还希望有更多这样的机会,用心聆听电影。”

  电影是娱乐也是艺术,光影传递的喜怒哀乐可启发观众。然而,口述电影创作是如何让视障人士在黑暗世界中感受到光影的力量呢?一次偶然的机会,苗林、范崔岩在工作中,看到了由中国盲人图书馆制作的光盘,光盘中播放出的内容正是可供视障者观看的口述电影。这让苗林、范崔岩二人受到了极大的启发,并有了创作口述无障碍电影的想法,由于缺乏实践经验,更多的是不断地摸索,“心视觉”影院自2015年至今已经为视障人群举办了39场“观影”活动,惠及视障者近2000人次。“掌握一定的口述无障碍电影创作技巧后,更多的是揣摩每部影片中的细节,每部影片都会有不同的切入点。”从首部作品《兵临城下》到最新创作的《流浪地球》,每部口述无障碍电影从撰写脚本到后期现场口述,都要看上几十遍,看片、选片、脚本创作、口述演练、修正脚本……都是必经环节,范崔岩告诉记者,“一部电影看几十遍是常事儿,创作时,我会把影片分成若干个场景,在电影没对白时,透过口述影像员现场描述角色动作、表情、服饰、场景摆设等,把视觉影像转化为听觉讯息。从写稿到完稿往往要改动数十次,更是要在电影播放时捕捉口述时机。”

  对于口述员来说,每部影片的二次创作的空间都要仔细斟酌,对电影的时间把控要精确到秒,牢记影片每一段剧情的变换,演员每一句对白的起落,成为日常观影的首要任务。“前题便是要看懂电影,不仅仅是剧情,还要了解创作背景,挖掘深层次想要传递的价值观。”据苗林介绍,进入到撰写剧本的阶段后,几乎是每个场景都要停下来,考虑是否添加口述部分。通过对影片环境、人物动作表情的细节刻画,填补演员对白之间的空隙,才能让视障观众脑海里浮现出画面,这才是口述电影创作的关键。

  在苗林看来,利用合理的时机,在不影响演员对白和原有电影声音的添加口述部分,需要学会取舍,“演员对白之间的空隙时间长短不一,这段时间就是口述员发挥的空间,哪里插入旁白、插入旁白的时机、长短、说什么,都需要精心编写,来回修改。”据苗林介绍,每一个电影镜头都有很多的细节,也有很多的插入点,这就需要精准的把握每一秒钟,对无对白处演员神情的描写及其神情的揣测、对电影里场景进行解读。比如《流浪地球》中在控制中心的那段剧情就特别紧凑,我就需要不断地增加语速;而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中,“猪头”送“燕子”的情节中,一个2分钟左右的大间隙,我就会在这个间隙口述一些他们的故事,保证流畅的听觉体验。

  每个盲人观众喜好的电影风格并不相同。和院线影片一样,喜剧片、爱情片、悬疑片等各种题材都成为了口述电影的热门素材。那么,是不是所有影片都适合口述电影的二次创作呢?据了解,对于影像口述者而言,在二次制作的过程中,更愿意选择故事性强、对白多、动作少的作品,这也一定程度上限制了“盲人电影”的题材范围。“影片的选择通常都会选择温情、励志等题材的影片,适合口述的影片,需要符合视障人士的审美,利于讲述,画面感强的影片最难讲解。”苗林告诉记者,“我们对于口述电影的选择标准一定是要符合正确价值观,避免太多亲密戏份。之前也和很多视障朋友有过交流,爱情片就不适合进行口述。由于视障者单身的情况较多,容易造成造成情绪上的波动。”

  在7年的口述电影经历中,苗林、范崔岩有个共同的感动经历。就在《流浪地球》播放现场,一边声情并茂的进行着口述,一边却传来了簌簌哭声,因为感人的电影剧情,当日坐在前排的一位女同学流下了眼泪。没有身旁志愿者的提醒,这位女同学完全的看懂了,这是对于口述者的最好褒奖,比这更动人的是,他们感受到讲述者声音无缝传递所给予的亲切,这位女同学坦言,若没有口述影像,真的永远无法理解影片中的剧情。一旁,范崔岩默默地说道,“我就知道他们听明白了。”

  对于很多视障者来说,口述电影或许就是打开他们心灵感受的一个渠道。讲述中,记者注意到,在讲解中,视障者通过对空间、飞行、景物、形态、表情的描述,从而加深对生活、声音与视觉关系的认识,理解环境和生活的状态。如今,“心视觉”影院已经成为我市视障人士感受电影艺术的一个窗口,成为了他们了解、接触和融入社会的另一条途径。每次影片结束后,很多同学都会热烈讨论着电影,范崔岩和苗林也会和同学们做进一步的交流,这也是在提高电影脚本制作能力,为视障读者呈现更高质量口述电影的重要环节。据苗林介绍,现在同学们还会定期向“心视觉”影院的QQ群内进行反馈,表达对下一部电影的期待。我们在了解大家想看的影片后,会根据片源情况和个人风格进行创作。

 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针对视障者信息补偿的技术和方式日趋多样化,不仅让视障者能够获取到更多、更丰富的信息,同时也让视障者能享受科学技术的发展给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。“这样的活动让视障学子平等的参与到社会活动,同时也起到了传播先进文化的积极作用。”长春大学图书馆馆长唐武生表示,未来我们还将会开展更多更加深入的公益活动,让馆里的老师也参与进来,为广大视障学生提供更好的阅读及相关服务,让他们的生活更加缤纷,感知世界的美好。接下来,市图书馆“心视觉”影院还将带来经典影片《英雄本色》口述版。

  地址:长春市生态大街118号 卫星路2066号 邮编:130033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

  • 上一篇:张献忠千船沉银地点捞出大量碎银(图)
  • 下一篇:“空间光影秀”迎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组图